联系我们

  • 河南玮荣磁选机制造有限公司
  • 联系人:张志刚
  • 手机:15716798607
  • 电话:0374-6210388
  • 传真:0374-6210388
  • 邮箱:sales@hnweirong.com
  • 网址:www.hnweirong.com
  • 地址:河南省长葛市双岳路中段

云次方|LOFTER(乐乎)

云次方|LOFTER(乐乎)

总裁嘎×模特龙

兄弟  HE    有那么一点点病娇

就算止于唇齿,也能读懂心思。——《余生》

镁光灯下的少年穿着ACNE落肩蝙蝠袖口带拼接短款风衣外套,下面搭了一条破洞牛子裤,再配上他妖孽的容颜,既简单又个性鲜明。郑云龙天生的美人骨,穿什么像什么,而他对镜头的时尚基因与其爆表的颜值和设计交相辉映,十足有范。

他是那种典型的南方少年,肤白,纤瘦,高挑,五官精致。说话的嗓音清清凉凉的,像夏天的薄荷一样。

在采访期间,面对记者的提问,他和阿云嘎是什么关系时,他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如沐春风。他从容不迫地回答:“他是我哥哥。”因为他这一句话...

总裁嘎×模特龙

兄弟  HE    有那么一点点病娇

就算止于唇齿,也能读懂心思。——《余生》

镁光灯下的少年穿着ACNE落肩蝙蝠袖口带拼接短款风衣外套,下面搭了一条破洞牛子裤,再配上他妖孽的容颜,既简单又个性鲜明。郑云龙天生的美人骨,穿什么像什么,而他对镜头的时尚基因与其爆表的颜值和设计交相辉映,十足有范。

他是那种典型的南方少年,肤白,纤瘦,高挑,五官精致。说话的嗓音清清凉凉的,像夏天的薄荷一样。

在采访期间,面对记者的提问,他和阿云嘎是什么关系时,他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如沐春风。他从容不迫地回答:“他是我哥哥。”因为他这一句话便又把他推上了热搜榜。

郑云龙在粉丝们的尖叫声中离开发布会,自己开车回家。

他的家临海,在浅水湾。浅水湾每到夏天便会有海鸥,沙滩上会有许多贝壳,哥哥会给他做海鲜大餐,然后陪他去海边散步,吹吹风。

不过,今年好像不行了吧……

阿云嘎前几年刚接手了公司,即使自己放了暑假,阿云嘎也会在公司。加上这几天公司

忙得不可开交,阿云嘎连回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。

这样想着想着车便到了浅水湾。郑云龙带上耳机下了车,走到门口便闻到了空气里混合着98年的香槟和玫瑰香的酥饼。

“哥!”他推开门,却只发现张妈在布置餐盘。

“小少爷,陈先生在书房。”张妈说到。

阿云嘎从书房走出来只穿了一件ACNE纯色体恤和家居裤,脚上踩着人字拖。

郑云龙朝他笑道“好像学长…”

他摸了摸他的发顶:“瞎想什么呢。快,吃饭了。”

郑云龙拿起叉戳了戳盘子里面的玫瑰酥饼:“哥,我像去海边玩,我们好久都没有去过了。”

“好。”他把红茶到了一杯给他“这么大了,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。”

“你不是一直说我是小孩吗?!”

“好啦,小孩子快吃饭。”

郑云龙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,自顾自地吃了起来。

太阳已经落山,只余一片火红橙黄洒在西方的天空上。暖暖的风从窗户进来吹在他的脸上,心情无比舒畅。

郑云龙吃东西很慢,当碟子见底时,夜幕已经降临。

浅水湾的夜很安静,在沙滩上玩的人们已经早早离去,没有了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和汽笛声,远离一切现代化的噪音,只余凤鸣和海泥的翻滚声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人的心也自然跟着静下来了。

阿云嘎很随意,海面的风吹过来发气有些凌乱,他看着郑云龙的眼神不在似白天那样温和清澈,在黑夜的映衬下更显得漆黑神秘。似乎带了些侵略性。

“哥,我现在可以许愿了吗?”少年清凉的嗓音打破这寂静。

阿云嘎一愣,以前的记忆在脑海里涌出来——

大树阴影里的阿云嘎高高在上,说话的时候犹如王者。巨野晃动下,郑云龙仰起的脸庞若隐若现美得惊人。阿云嘎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。

“哥,我可以拒绝吗?”

“不可以。”

“所有的吗?”

“所有的。”

“好吧,那第一个愿望在你手里。”

阿云嘎一愣,随即轻笑。果然他性子还是没变,,他还是那么随性洒脱。他打开手中的纸。很简单的一句话:希望哥哥原谅我,我以后再也不催你找女朋友了。

什么叫以后?!那么说现在可以了?!他看了看木盒,低头问郑云龙:“我可以看看你以前的愿望吗?”

“可以,但是哥你一定要做好心里准备。”

阿云嘎抽出一支签:希望我的嫂子很漂亮。

下一张——“希望嫂子对哥哥好,对我好。”“希望自己长胖点啊”“长大后当糖果店的老板”……

阿云嘎忍不住笑出了声,这些都没有实现,但是他还是那么相信许愿,原来,天真是可以遗传的。随着他又抽出一张“和他一起度过最美好的时光。”

“他是谁?”看到这里他不禁问他,语气中带着冷冽。

郑云龙对他微微一笑“我很喜欢的一个人。”

海风在加强,阿云嘎从回忆中反应过来,郑云龙正看着他,等待他的回答。

“你想许什么愿?”

“哥,我想和萧毅在一起,你不要反对好不好?”

阿云嘎心底漏了一拍,萧毅!从小到大,自己一直管着郑云龙,可以说从他生活习惯到爱好和性格举动,自己都一清二楚……萧毅又是谁?!郑云龙,弟弟,他要被人抢走了吗?不行,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行的,自己还没有得到他,怎么可以让别人抢走?不可以,绝对不!

占有欲像无底洞一样越来越大,吸的东西越来越多,永远填补不满。他看着少年,似乎在期待他同意。他走近郑云龙,扳过他的脸,对着他的唇吻了下去。

“唔……!”少年睁大双目,不可思议…他狠狠地用力一推,有些颤抖“哥,你……”

“郑云龙,我不允许你和他在一起,绝对不允许!”他的嗓音里带着狠冽,这种语气,对于郑云龙前所未有的。

“哥,你这是……”他的声音带着颤抖“乱伦。”他不敢相信,宠爱自己多年的哥哥对自己怀的是这种龌蹉的心思。

“我爱你,很久了。”他在他耳边轻声说到。

这个家太凉,一点情也能聚沙成塔。他心魔丛生,皆是为了他。他面对各种人都不曾动心,唯独郑云龙。他为他铺平道路,本是想慢慢走近他,走近他心里。可是,有人却心到一步。

“哥,不行,不可以,刚才,刚才你喝醉了,我们回去好不好,我们什么也没有,没有发生……”郑云龙说着自己声音颤抖得厉害,他开始害怕阿云嘎了,真的害怕,他的感情他也不是没有察觉到。只是,他不敢去捅破,他害怕这样连兄弟都没办法做了。

阿云嘎闭上眼睛,又睁开,对着他额头轻轻一吻,不带一丝挑逗的情绪,清凉碰到湿热:“不好。”

郑云龙,你对于我来说——我应该怎么说才好呢?任何比喻都太微不足道了——你是我的一切,我的整个生命。

七月,曼陀罗花生长最繁茂的时期。

郑云龙没有回家而是离开了浅水湾——到了市中心。市中心的商业街热闹非凡,在商业市区,马路只允许行人通行。郑云龙买了叉烧和章鱼丸子。叉烧很甜腻,章鱼丸子里原来真的有章鱼。郑云龙进了一家商场。结果,一走进里面眼睛会看事的经理马上跑了过来,点头哈腰:“小少爷,您需要什么?

”郑云龙仔细一看,原来是ACNE旗下的商场。他无奈一笑:“我就看看,你自己去忙吧。”

“是是是,小少爷您自己看吧,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。”经理说完又朝他鞠了一躬,才离开。

郑云龙毫无目的漫不经心地看着商场里面的商品,突然眼前一个身影一闪而过。没几下,那个身影便在他眼前越来越清晰放大——萧毅!

郑云龙见到他直接抱住他:“萧毅。”

萧毅生得俊郎,他 嗓音和阿云嘎有几分相似:“怎么了?”

郑云龙抱他抱得很紧,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让他痛苦。萧毅心疼地抚摸他的后背安慰道:“别哭了,再哭就丑了,告诉我,怎么了?”

他的声音和安抚好像有魔力,竟然让他感到一丝安心。

半晌,郑云龙从他怀里抬起头:“萧毅,你爱我吗?”

“爱啊。”那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男人把他拥在怀里,吻了吻他的嘴角。

“那你到底有多爱我?”

萧毅笑了笑“不知道。”

郑云龙有些失望,萧毅又接着说:“虽然不知道,但是怎么着也比昨天多一点点吧,恰好又比明天少一点点。”

郑云龙眉开眼笑,对着萧毅的唇亲了一下:“赏你一个亲亲。”

萧毅宠溺地点了一下他的脑门:“小孩子!”

深夜,许多人都在放水灯。

郑云龙把水灯放到水里,水灯顺着水流飘走,溅起水波。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,还能看到另一轮,在水面,在海底,随着水波,摇摇晃晃。

像是天意,水波平静后又有水波。

“走吧。”他牵起他的手。

“嗯。”

萧毅的手很大很暖,就像哥哥小时候牵着他的手一样,温度包裹着那一颗受伤的心。

阿云嘎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没有睡着,他也知道郑云龙今晚不会回来了。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把牛奶给他热着。这种早已经成为习惯的事情让他怎么忘记……

晚月明星稀,每颗星星都很孤单。

萧毅本意是想让郑云龙住自己家,郑云龙摇头:“不用了,我住酒店就行,不用担心。”

“那明天我来接你?”

“好啊。”郑云龙点头。

他回到酒店洗澡之后,在床上坐着,用笔在纸上写着“萧毅”一遍又一遍。

他为什么爱萧毅?二十岁那年写过的情书,二十一岁那次假装的偶遇,二十二岁在一起的每一天。

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。

这几年萧毅一直在他身边,照顾他,关心他,山一程水一程。

二十一岁时,他趁萧毅不注意,故意和他撞个正着。他不由分说地拦住萧毅让他请自己吃饭。萧毅无可奈何,单手扯着背包肩带,脸上似笑非笑。

二十二岁时,初夏傍晚。他出学校买饮料,转角时看见一辆自行车。崭新的银色赛车,泛出刺眼的光。这车上多了一个座椅。萧毅穿着短袖衬衫,长手长腿,脸上挂心俊郎的笑容:“郑云龙儿。

日落黄昏的街边,蔷薇生出枝丫来,落在地上,斑驳一片,氤氲了两个少年的影子。他们去看火烧云。

直到现在,他们在一起很久了。

他比爱他,爱萧毅。

中午他们去吃饭,萧毅教他折纸飞机,并告诉他怎样可以让飞机飞得又快又远。

萧毅把手臂搭在玻璃窗边,轻轻扣下手腕,纸飞机在阳光的照耀下晃晃悠悠地远去。

两人相视一笑,就像这样,与世无争,成为一个美好的存在。

阿云嘎整夜没有睡着,如果时间可以用线段来表示,他曾想过这几年是个什么样的长度,应该可以绕地球很多圈吧。他打开窗,胳膊碰到了桌子上堆的书籍,有一本掉到了地上,阿云嘎弯腰去捡。那是一本高三的化学题集,封面上的右下角龙飞凤舞地写着“郑云龙”三个字。阿云嘎翻开题集,里面有属于郑云龙的气息,清清凉凉的。

似乎又闻到了海水的咸涩味道,海风在加强,汹涌的波涛从远方怒吼着扑来。耳边仿佛有谁在呼喊他,一声接一声,最终被吞没。

 
 

新闻中心

行业知识